“微盟式”SaaS,没有性感可言

发布时间:2021-06-07

        事实证明,SaaS在国内能成为风口就是个意外。

        在上市两年后,国内SaaS巨头微盟集团再次完成新股配售。据悉,微盟集团于5月25日发布公告称,公司拟配售1.56亿股新股,筹资约23.4亿港元,同时发行3亿美元零票息可换股债券。创下港股SaaS企业的再融资历史记录。

微盟似乎很担心自己的未来。

        事实上,微盟的困境从其发布的2020年年报中就能看出。2020年微盟集团年报显示,2020全年集团实现营收19.69亿元,同比增长37.0%,净亏损11.66亿港元,由盈转亏。

此外,在微盟集团的三大业务中,2020年仅为SaaS全称Software as a Service,软件即服务,算是舶来品。

        在美国,SaaS的成功不是投机取巧,云计算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的兴起提供了丰沃技术土壤,加上互联网巨头为发展产业互联网提供的IaaS、PaaS等资源支持,借助互联网巨头的生态和渠道优势可以实现加速发展。

        此外,SaaS部署在云端,可以敏捷调用和升级,产品功能上更适应互联网时代里前端变化快、场景碎片化的企业经营模式;并且按用量付费的方式经济实惠,效果更容易衡量,企业采购的决策门槛也更低,商业模式吊打传统软件企业。

        明面看,以微盟集团为代表的国内SaaS企业似乎已经具备“一飞冲天”的天时和地利。

        但要知道,每一个结论前面除了小前提外,通常还有一个大前提,上述原因都只算得上是小前提,并没有充分考虑大前提,大前提如果错了,小前提做的再出色也没用,仍旧会造成大量SaaS公司处在悬崖边缘。而这个大前提就是两个市场用户习性存在差异,这也是SaaS行业发展能够发展壮大的底层逻辑。

        细分来看,国内市场很多新兴行业平均每年增速超10%,在这种市场做生意,数字化显然不如增加营销预算更有吸引力。即便日后行业进入稳定,企业对SaaS的需求更大了,但在利润方面也很难提升。因为客户采用数字化的直接目的一定是为了降低成本,增加效率,如果报价过高,对于一些小微企业来说大概会难以接受。

        其次,SaaS软件后台管理系统其实更多是基于PC端,而国内很多企业并没有经过PC时代的操练,直接跨步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,这对于企业主在后端管理上会增加一定难度,最后造成的结果就是,广大企业主抱着一颗通过小程序就能获得海量客服的幻想购买SaaS,一年后因不能熟练运用而不了了之。成本过高、操作难度大,这显然是当前国内SaaS企业付费商家流失率居高不下的一大原因。

        据悉,美国SaaS企业年客户流失率中值在7%左右,但在国内,从一些上市公司财报中分析,国内主流的SaaS公司客户流失率平均在30%左右。

        目前,客户流失率是所有SaaS指标中最重要的,如果客户流失失控,那么获得新客户就毫无意义,对于微盟集团乃至国内市场大多SaaS集团来说,现在需要做随着SaaS越来越普及,引致众多巨头亲自下场。阿里、字节跳动、华为都已将SaaS业务作为重要发展点。

        这些巨头旗下的产品都已经或即将直接与微盟等一众SaaS厂商构成竞争,微盟日后的发展将更离不开腾讯微信的开发生态。这对于一个想要做成“国产Salesforce”的企业来说,显然不是一件好事。在一家平台拥有丰富的广告资源和基于全渠道的SaaS产品,这才是实现客户中交叉销售的基础,而只有成为客户核心系统的一员,才能实现精准定向投放和效果评估,这也是DMP(数据管理平台)的核心价值。

        对于微盟乃至一众国内SaaS企业来说,“中国式”SaaS并不容易,前方的路还有很长。


上一篇:「飞未信息」建设农业...

下一篇:无